重点推荐公告:
   OA系统登录 | 在线学习 | 满意度调查 | 祝福墙壁 | 专家答疑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护理天地 > 天使风采
精神科男护士的酸甜苦辣 科室:作者:   发布日期:2014-06-19   访问人数:

黔江中心医院共有460名护士,其中有9名男护士。他们给这些娇艳的鲜花带来春的绿意,更带来的活力与欢乐,而我们精神医学科就有4名男护士。今天我就让大家走进我们精神科的男护士。一起品尝他们的酸甜苦辣。

 

男护士之老大:别名韦小宝,27岁,精神科护士长。

大家叫他韦小宝不是因为他媳妇有七个哦,他是很专一的男人,长得向跳水冠军田亮,不过现在已进入微胖界就不提了,

每天清晨第一件事就是轻吻一下刚慢8个月的宝贝女儿,给媳妇交代一下今天的安排,一路小跑地从家里走到医院站台,等待职工车。这条路,他至少已经来回了1千次。重复着熟悉的三点一线:家、科室、医院…

男护士之老二:别名段二妹,26岁,精神科总务护士。

之所以取名段二妹或许跟他长得秀气有关,刚来科室的时候,瘦骨如柴,一副眼镜显得特别斯文、秀气。还有一点就是几个男孩中数他力气最小。估计正因如此,给他安排总务办吧。每天的工作就是在电脑前不停地核对医嘱、查对费用…

男护士之老三:别名小伟,21岁,精神科一线护士。

小伟在科室应该最受科室姐姐们喜欢,高高的个,瘦瘦的脸,还有那一块块有力量的肌肉,足以让未婚女孩倾倒。但他确是科室男孩中最害羞的,跟女生没几句就会脸红,或许这正是男孩的可爱之处,也是喜爱之处…

男护士之老四:别名俊哥,21岁,精神科一线护士。

 俊哥不是因为英俊,也不是因为年长,或许是他勇猛吧。每当科室收治躁狂的患者,他都是把女孩子护在身后,在患者袭击我们的一瞬间,技巧性的控制患者,又不伤害患者。或许大家特崇拜才对此称呼吧…

 

1.夜间睡眠巡视

在精神科的患者通常晚9点半就开始睡觉,晚10点半,大部分患者都已经熟睡。作为夜班护士,要不停地在患者身边查看。主要看他们睡得怎么样,是不是在假寐。

如果患者在假寐,呼吸会不均匀,眼皮会眨,站在他身边,盯着他看一会儿,他就会自己睁开眼睛。这时就要格外重视这个病人,因为如果睡不好,病情就容易反复。除去监管患者的睡眠质量,精神科护士的工作几乎事无巨细。

2.生活护理

春、秋、冬每个星期要带患者去洗两次澡,夏季要每天一次,病房最多有21个患者,只有一个男护士,有的患者是因为脑外伤引起的精神疾病,尤其要注意地上不能太湿,担心会滑倒。

对于自己主管的患者,不仅要清楚入院的详细原因,他的家人对他是否关心,以及什么时候过生日,都要一一记挂在心。

3.牢牢记住每一个病人

清晨6点半,病房里,大部分患者都已经起床。走进病房,问候迎面而过的每一个患者。7点45分左右,在活动室给患者发早饭,要看患者的胃口好不好,吃得少,也是不开心。

早上8点半,大部分病人都已经用过早饭,有的在活动室聊天看电视,有的在吸烟区吸烟。中午护士推着服药车到活动室。精神科的患者不同于普通病房,不但要分好药,把药送到病人旁边,还要看着病人把药吃下去。每种精神疾病不同,每个患者的病情也不相同,每个人吃的药也不同。所以,我们必须认识每一个病人。

每个病人走过来,都要进行指纹及腕带双重身份识别,再给患者的杯子盛上水,把小药盒递给他,最后再做一个手指伸展的动作,患者就会自动把嘴张开。让患者张开嘴,是看他们是不是真的吃药了。有的病人觉得自己康复了,想回家,总是拒绝吃药,还把药藏在舌头下面,我们护士得看得仔细点。谁在医院都想家,按时让病人吃药,是在帮他们节省时间。

接下来,我们一边发水果,一边还得招呼着没领到水果的病人,“吃水果啦,谁还没有的快来。”

4.能陪聊还得愿挨打

从病房门口走到活动室,最多20米,中间拦着两道铁栅栏,铁栅栏外还有防盗门,每扇门都有锁。小伟的护士服兜里没有手机,只有一串钥匙。快步走时,就能听见钥匙哗啦哗啦的碰撞声。

记得有个实习生第一次站在20多名精神科患者面前,不知该说什么,只是不由自主地向后退,可患者还是很好奇地围在你身边,看着你,告诉你他昨天晚上梦见了什么。

小韦低声说,“不要怕,他们不会伤害你,如果怕,才是对他们的不尊重。”看着就很自然地坐在患者中间,对其中一个患者说,“听说最近数码相机又降价了,你可以考虑买了。”又对另一个患者说,“已经和你家里联系过了,家里的地收完了,你别惦记。”和患者聊天,也是一种治疗方法。一边聊天,一边要观察他的表情,看他会不会冲动,“很难一下子就猜准患者的心思,要引导患者说出自己的想法,才能明白患者的心结。引导他把心里的苦闷说出来,鼓励他相信社会的美好。”小韦说,“关键是得语气平和,不能把病人当病人看,就像我现在和你聊天一样。”

“以前别人都说我内向,可我觉得现在自己话特别多,为了投其所好,什么都得懂点。不过,也不是一开始就这样,都是逐步适应,逐步发现患者的可爱。”小韦自嘲道,“刚来病房时,有的患者看我的眼神很凶,我不敢朝他看过去,更不敢和他说话,夜里也常常会梦见被病人打。”

病房里,有的患者刚入院,情绪躁动,为避免其他患者受伤害,要对有躁动情绪的患者实行保护约束。

“但对实行保护约束的病人又担心他的手脚总是被绷带绑着,会不舒服,每隔半个小时,都要松开下,帮患者放松绷带时,有时就会被踢。”小伟说,“我自己也觉得委屈,不过,我穿着白大褂,如果也和患者一样再踢过去,那我也成了患者。所以,只能忍着。”

小俊的工资每月2000元左右,所有私人物品里最贵的就是电脑。“有时忙了一天,病人情绪还是很激烈,回到宿舍累得都不想吃饭,先玩会儿‘穿越火线’。” 小俊说轮休时,就叫同学出去‘疯’一下,喊啊跳啊的安慰自己,就想别人的工作也并不是都充满愉快的,路上遇见的人可能都有心烦的事。

小段是家里的独生子,每隔一个星期,一定要给家里打个电话,要不我妈妈就特别惦记,她总说,你个子这么小,会不会受欺负,要是受欺负了,能不能跑?

5.帮他们康复,比体育新闻还让人兴奋

在患者中,有一名曾经是个历史老师,总是猜疑自己妻子有外遇。

他的妻子很漂亮,每个探视日都来看他,给他买营养品,也给他带书和录音带,每次和他聊天时,就和他聊他的妻子很担心他,如果有外遇,就不会这么在意他。从朋友的角度和他聊,从同是男人的角度和他聊。

后来,这位患者经过住院治疗和护理后好转出院,他的妻子来接他。

看见他出院了,我们特别感动,也特别高兴,感觉到了自己工作的价值。有的病人出院很久了,虽不愿意回忆起自己的住院经历,还会给病房打个电话,谢谢医生护士

关于未来,我们都知道,精神科学需要长时间的体会琢磨,现在就想把本职工作做好,如果有多余的时间,就好好学学心理学。

小俊的女朋友是在一次同学聚会上认识的。

刚开始她知道在精神科做护士,觉得挺难接受,来我们科室看过我一次后,就说有点怕的。后来小俊给她发短信说了两件事,第一,在学校时,我惰性很强,本来想跑一个月的步,结果最多跑个两三天。但现在,我一年四季住在医院里,科里有事,我2分钟就能跑到病房。第二,社会上只有少部分人是不正常的,他们中有的还是博士,如果我能帮助他们康复,我觉得比体育新闻还让人兴奋。

在我们病房活动室黑板上,写着这样几句歌词:  

离开你的那天大雪满天飞

如今你的身边还有谁

是否为你擦干过泪水

是否还有人陪你去喝不加糖的苦咖啡

 

   编辑:admin    校对:    审核:admin
  

渝公网安备 50011402500048号